/

    sworrow

    指導老師 / 鄭祺誠
    喜、怒、哀、樂於生,喜易形於色,而悲藏於心,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,終究變成不敢哭的人,倘若能細細聆聽心中的悲傷,或許所有的悲,將能在心中有一處角落珍藏著。

    sworrow

    指導老師 / 鄭祺誠
    喜、怒、哀、樂於生,喜易形於色,而悲藏於心,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,終究變成不敢哭的人,倘若能細細聆聽心中的悲傷,或許所有的悲,將能在心中有一處角落珍藏著。

    sworrow

    指導老師 / 鄭祺誠
    喜、怒、哀、樂於生,喜易形於色,而悲藏於心,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,終究變成不敢哭的人,倘若能細細聆聽心中的悲傷,或許所有的悲,將能在心中有一處角落珍藏著。

    sworrow

    指導老師 / 鄭祺誠
    喜、怒、哀、樂於生,喜易形於色,而悲藏於心,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,終究變成不敢哭的人,倘若能細細聆聽心中的悲傷,或許所有的悲,將能在心中有一處角落珍藏著。

    sworrow

    指導老師 / 鄭祺誠
    喜、怒、哀、樂於生,喜易形於色,而悲藏於心,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,終究變成不敢哭的人,倘若能細細聆聽心中的悲傷,或許所有的悲,將能在心中有一處角落珍藏著。

悲傷的眼淚使用棉線來代表

 

 


  
眼淚牽連著一生悲傷的故事